1

团安龙县委
 

 
 

 
 

 
 
  安龙县风情 ->正文
 
北伐军左翼总指挥袁祖铭
 
团安龙县委 2009年02月25日

 

袁祖铭(1889-1927),号鼎卿,安龙县龙广镇五台人。个高体壮,近视,肤白,喜留金黄八字胡,有“银面金须将军”之雅号。官至贵州省省长、五省联军总司令、北伐军左翼总指挥,陆军上将,是贵州省继刘显世之后的显赫军阀。 
   
袁祖铭少年时顽劣好斗,喜爱狩猎,不喜欢学习。他的父亲袁廷泰常因为他顽劣不喜读书而以棍棒教育之,在他年少时就让其完婚,期望通过娶亲成家能使其有所收敛。一次,袁祖铭又因顽劣惹事被父亲捆绑起来吊在房梁上猛抽,被打得皮开肉绽,其妻张氏看见后痛哭不止,跪在一旁为丈夫求情。看见儿媳求情,袁廷泰怒气方消,但还是痛斥袁祖铭,称若再不悔改定将其逐出家门。受到这次痛打,袁祖铭的顽劣性格有所收敛。随后,袁廷泰将他送到兴义府熊兆周先生所办的私塾就读。某天,因天气炎热,袁祖铭带头逃学并领着一帮同学到安龙招提戏水。回到私塾后,因他带头旷课被熊兆周先生一阵鞭笞,耳部被打得流血,袁祖铭一气之下跟父亲说,不愿再回熊兆周先生的私塾读书。其父听后大骂袁祖铭,还说:“打得好,老师打你是望你成才,还不快去给老师赔罪!”第二天,其父备上礼物,带着袁祖铭来到熊兆周先生处,感先生的严加管教,并叫儿子跪下谢罪。熊兆周先生被袁廷泰父子的行为所感动,从此对袁祖铭更加严格要求,并循循善诱,使得袁祖铭有所觉悟,学业大进。读完私塾,袁廷泰请故友赵和春带袁祖铭到贵阳投考学校。临行时,袁廷泰对袁祖铭说:“你此去贵阳读书应勤奋自强,学有所成,并以此光宗耀祖。如若一事无成就不要回来见我。” 袁祖铭到贵阳后考入贵州陆军小学(第二期),在学校期间,他牢记父亲的教诲倍加刻苦学习。宣统元年(1909年)学业期满,赴武昌报考陆军中学,因视力不佳未被录取。此时,贵州护军使刘显世督办贵州军务,练兵于兴义,经兴义小学堂堂长王文华举荐,袁祖铭帮助刘显世训练乡团,后率兵至贵阳被委为哨官。从此,袁祖铭侧身行伍,从武昌起义到护国护法,职位一路升迁,先后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黔军总司令、援川各军前敌总指挥及川黔边防督办等职。袁祖铭曾二度定黔,北战川军,东征湘旅,雄霸西南,显赫一时。
   
袁祖铭治军颇有方略,既峻法使之畏,又怀义以感之,所带官兵畏其威感其义,故乐于为其效命。每逢战斗时袁祖铭总亲临前线鼓舞士气。他还制定8条军规,印成卡片,官兵每人1张,放于左上衣口袋内,随时熟读背诵。其8条军规是:
         1.
违抗军令者斩;
         2.
临阵退却者斩;
         3.
泄露军情者斩;
         4.
贻误戎机者斩;
         5.
盗窃枪弹者枪毙;
         6.
携械潜逃者枪毙;
         7.
奸淫掳掠者枪毙;
         8.
强买强卖者枪毙。
    
袁祖铭制定了军规,而且坚决贯彻执行。他在黔军中设立有纠察队,但凡部队有所行动,纠察队必随后检查纪律执行情况,并于宿营时呈报,若有违反军纪者必责成其长官严加惩处。民国15年(1926年),袁祖铭率黔军自四川返回贵州,部队行至遵义休息时,袁召集全体官兵,宣告警卫旅一团四营营长范进先不奉命令擅自砍断浮桥之罪状,并当场枪毙。抵达贵阳后部队整编,发现18位连长吃空饷,全部当众枪毙,全军为之震慑。一次,兵出湖南途经龙里时,有一老妇人拦路喊冤,哭诉她儿子被拉夫,因不能挑重担而被押解官打死。袁祖铭闻之大怒,查出打死民夫的司务长,并斩首示众。在进入湖南时其扈从队排长苟朋明,酗酒后打伤一妇人,其亲属到司令部喊冤,袁即将苟朋明斩首示众。
   
袁祖铭常为立下战功者开庆功大会,并论功行赏。为表示对阵亡或病故官兵的怀念,他特制铜牌一面,上书“黔军历年阵亡、病故诸将士之灵位”,令士兵带着铜牌随军而行。不时袁祖铭会召集诸将士,向灵牌默念致哀,并追述死者生前的军功、事迹,以示怀念。官兵深为感动,并乐于为他效命。袁祖铭除了重视军纪外,还极为重视在部队中宣传孔孟之道。四川局势稳定后,袁祖铭每星期六要召集少校以上军官研讨《大学》之要义。袁祖铭曾编《大学讲义录》一书,段祺瑞为之题词,廖季平为之作序,并发到黔军将士手中,使大家明白“明德、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以天下为己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袁祖铭、王文华同为刘显世的部下。王文华是刘显世的外甥,手握重权,能文而不知兵,所以一有战事王文华即命袁祖铭为前敌总指挥,战事平息后又调袁祖铭为司令部参议,不让他拥有兵权。在护国、护法时期,袁祖铭转战川、黔、湘、鄂各省,屡建战功。进军湖南时,攻克芷江,打开进军湖南的大门。进入四川时,在黄桷垭大败吴光新部,夺取重庆,攻克泸州、万县,攻占成都。在这些战役中,他常以少胜多,勇冠三军。在万县反攻时,使熊克武部溃不成军,不得不退出川境,熊克武奔逃到广州。袁祖铭因战功赫赫,川中诸军阀对他多有敬畏。随着战功日益增多,袁祖铭日渐骄傲。 
   
民国九年(1920年),川军驱赶黔军,进逼重庆,王文华派遣袁祖铭迎战,相持数月。不久,云南军阀唐继尧想消灭黔军,王文华令卢焘、何应钦、谷正伦回师贵阳。此时,王文华为了避嫌,借口有病到上海医治,又怕袁祖铭有变,就带着他一同前往。途中,袁祖铭怕王文华杀害自己,就秘密潜往京师,拜见靳云鹏总理,请他出面干涉贵州之事。靳云鹏当即拨给袁祖铭20万大洋,并将他的部队命名为“定黔军”。袁祖铭恐王文华妨碍自己,派刺客到上海刺杀王文华,袁祖铭也在北京遇刺负伤。王文华死后,卢焘主持贵州军政事务,但不能孚众。窦居仁、谷正伦、胡瑛、张春圃、何应钦“五旅争权”,众多将士深受其害,希望袁祖铭出来主政。谷正伦属下的王天培、彭汉章,窦居仁属下的毛以宽、张春浦,驻守洪江的王华裔,都愿意推举袁祖铭。袁祖铭于是以王天锡、毛以宽部为中路军,王天培、彭汉章部为左路军,王华裔部为右路军,直驱贵阳。
   民国十一年(1922年)八月,北洋政府委任袁祖铭为贵州省省长。袁祖铭尽释前嫌,兼收各派,以张彭年为总参议,丁宜中为秘书长,周素园为政务厅长,陈幼苏为财政厅长。为筹军响,袁祖铭还创办银行,由陈挺策出任经理,次年发行黔币100万元。唐继尧对北洋政府委任袁祖铭为贵州省省长颇为忌恨,假借三省联军的命令,派唐继虞护送刘显世回贵州主政,袁祖铭便率部队退至四川秀山。这时川军闹内讧,熊克武部与刘湘、杨森部开战,北洋军阀吴佩孚听说袁祖铭在四川秀山,就委任他为援川前敌总司令,以节制刘、杨。此时,袁祖铭可以节制川黔鄂秦陇五省联军,故称“五省联军总司令”。此后,北洋政府又委任袁祖铭为川黔边防督办,兼第三十四师师长,授陆军上将军衔,实辖几个师的兵力(有10多万人)。
   民国十四年(1925年),杨森想独霸四川,袁祖铭与刘湘联手驱逐杨森。杨森走后,刘湘欲独占四川,欲送40万大洋给黔军以示友好,但袁祖铭不屑一顾。杨森反攻入川,刘湘与之携手,夹击袁祖铭的黔军,黔军大败,只好放弃重庆。民国十五年(1926年)十一月,袁祖铭率军驻扎湖南常德铺坪。十二月,蒋介石召袁祖铭到南昌开军事会议。袁部咨议官聂汉一、何干群由武汉急奔常德,劝阻道:“蒋介石诡计多端,熊克武已经被扣留,如果你去南昌恐怕会遭暗算。”袁听后,取消了去南昌的计划,而改派彭汉章代己前往。这时,北伐战争打响。一方面,袁祖铭接受蒋介石所委任的北伐军左翼军前敌总指挥之职;另一方面,又与北洋军阀吴佩孚藕断丝连。袁祖铭想在蒋介石与吴佩孚之间周旋,以观其变。蒋介石知道袁与吴佩孚暗中往来后,早有除袁之心,乃密令唐生智见机行事。时任北伐军中路总指挥的唐生智电令袁祖铭部开赴北伐前线,主攻鄂西方向。袁祖铭却裹足不进,坐地为王,摊派赋税,招募兵勇,大有想占湘军地盘之意。唐生智大怒,数电促之,袁仍然不听。民国十六年(1927年)除夕,唐生智令其第八军教导师师长周斓设“鸿门宴”计除袁祖铭,周斓怕引起袁的怀疑,决定由常德商会会长曾春轩出面宴请。当时,袁接到请柬后就与同僚们商量:到底是去还是不去?袁的参谋长朱崧提醒袁:恐怕是“鸿门宴”,还是不去为好。袁不以为然,轻蔑地说:“ 他敢动我,我踏平他。”于是,袁仅带副军长何厚光、参谋长朱崧和数十名卫士前往赴宴。果然,一出现代版的“鸿门宴”正等待着他们。1927年1月30日,袁祖铭一行人等在宴会上被伏兵乱枪射杀,无一生还。袁祖铭毙命时年仅38岁。

 
发表评论
 

版权所有:共青团黔西南安龙县委员会 技术支持:共青团安龙县委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Netscape6.0、IE5.0以上版本浏览器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咨询电话:0859-5211005 传真:0859-5211005 投诉电话:0859-521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