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团贵定县委
 

 
 
  贵定县风情 ->正文
 
初探杨家寨
 
团贵定县委       2009年02月27日

 

初探杨家寨

 

    越过红子岛,来到了通往杨家寨的分界点江边窑。下车小憩,偶见一巨型石象挺立分水岭,长约百米的象鼻直插江中,笔者惊呼:峭壁多像一幅象鼻吸水图!众人观后均惊讶不已,唯有黔风先生掩面不语,沉思片刻后道:我看叫象鼻搅水更为妥当,你看那重逾万吨的大象鼻直插浪中,本身就有雷霆万钧之势,加之其位于江水分流之处,惊涛拍崖,声响如雷,不正是其在戏水搅动的么?一语惊天,大家又是一阵感叹,吸水与搅水虽是一字之差,但却根本性地改变了意境,若说前者吸水是一幅静物画,后者搅水便是一尊巨象石雕了。大家细品巨象石雕,居然还找到了大象的眼睛,其位置得当,比例协调,活灵活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竟是如此的神奇。
    刚入山门,便赏到如此佳景,大家非常兴奋,不约而同道:上车,继续前进。上山之道崎岖漫长,部分路段颠簸异常,兴许大家的兴奋感尚未消失,不知不觉中,我们来到了久已神往的杨家寨。
步入山寨,古朴的民风迎面扑来,路遇素不相识的村姑、倒骑牛背的牧童、鹤发童颜的老者、辛勤耕耘的农民,他们都会给予你一声亲切的问候:请您到家喝茶吃午饭。俨然像逢着自家的亲戚。沿寨中小路穿行百余米,一个1000平方米、弯月状的水塘映入眼帘,池中水呈碧绿色,池塘边垂柳拂风,一巨大笔影倒映水中,随着涟漪时隐时现。抬眼上望,池塘附近矗立着一陡峭的山峰,形似一支写书法用的大毛笔,锋毫挺拔直指苍穹。凭着往日与友人交谈中留下的印象,我知道这便是传说中的仙师笔和宝砚池了。相传古时中国道教仙师张三丰在今福泉市仙桥乡断桥点兵后,带了一个部将途经杨家寨,因见山寨对面有悬崖百丈,雪白如练,仙师一时兴起,饱蘸砚池中水,挥毫绘出了断桥点兵布阵图,以备后人破解,并留下部将在此守候。
    如今,仙师神笔犹存,宝砚灵台依旧,留守的部将已化作了将军山,而断桥点兵布阵图却因山岩中酸性物质的分解,已变得斑驳陆离,后人无以破解,留下了摩崖天书千古之谜,如今隔河观岩画,不同的人在不同的角度,可看到不同的图案,似人、似物、似景,给人以无限的遐思,倒也痛快。
杨家寨山险水更奇,湍急的洛北河于山寨脚奔腾而过,与山寨高差约300米,而山寨后却飞瀑如织、泉眼遍布,寨中人世代农作俱引用山涧飞瀑,而生活用水却采自沽沽泉眼,在众多的山瀑之中最壮观的要算白龙飞瀑了。白龙洞位于杨家寨后山,其顶部距山峰顶不过数丈,却高于山谷底百余丈。石崖自然裂缝露出洞口,泉水从洞中喷涌而出,其声震耳欲聋,响彻千米开外,因其水柱酷似白龙横空出世,故称白龙飞瀑,其山洞也因此得名白龙洞。白龙洞开阔之处纵深约5米,出水口狭窄仅可容一人侧身而入,似乎是专为猎奇者留下的入口。寨中人曾有好奇者结伴探险,入洞数日未见其终,无功而返,后遂无人问津。
    到了杨家寨,千万不要忘了去攀崖观树。杨家寨寨前悬崖百丈,寨后峭壁陡立,怪石嶙峋,山崖上长满了各种怪树,有的连土生土长的人都叫不出树名。许多奇树为了繁衍生存,练就了一身岩缝汲水的绝功夫,它们附岩而生,树根深扎于石缝之中,天长日久,外露部分粗壮如干,远看树高数米,近看根占一半。为了生存,它们将繁茂的树叶作为天上的根,阳光照射,产生光合作用,吸取来自天宇的能量。它们将根作为地下的枝,艰难地裂崖穿石,顽强地在大地中吸取生命之计,为了生存,它们的枝,它们的根已融为一体,形成了杨家寨这块土地上古木参天绿树成荫的景观。我想,奇树的风格也就是杨家寨人的风格。他们的祖先能在这悬崖峭壁上安营扎寨,发展至今,正是有了奇树那种团结协作,互相帮衬,坚忍不拔的精神。
    中午时分,我们终于登上了将军山。站在将军头盔之上,一览群山,无限风光尽收眼底。鸟瞰杨家寨犹如颗美玉,镶嵌于崇山峻岭之中,点缀着贵定的绿山青山。“杨家有女初长成,锁在深闺人未识。”杨家寨好似蒙着面纱的靓女,美丽、神秘、令人神往。
他们是宋代杨家将的后裔吗?仙师笔真是张三丰留下的吗?百丈摩岩天书上还能读出些什么?到杨家寨去吧,身临其境,你一定能找到理想的答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