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共青团六枝特区委员会
 

 
 

 
 

平基村的微笑.jpg
 
 
  六枝特区风情 ->正文
 
碑中的夜郎-寻访失落的夜郎文明
 
共青团六枝特区委员会       2009年02月27日

 

碑中的夜郎-寻访失落的夜郎文明

吴一文


  

  打开形形色色的贵州旅游图册,能在北盘江东岸的六枝毛口一段找到一处叫牂牁江的省级风景名胜区。据史料记载,夜郎濒临牂牁江,汉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中央政府在贵州境内设置了牂牁郡夜郎灭亡后,其地多属牂牁管辖。那么,现今的牂牁江风景区与古代的牂牁和夜郎的中心究竞有什么联系呢?
  在去年11月召开的贵州省夜郎学术研讨会上,六技特区有关部门组织一批主张夜郎中心毛口说的论文在大会上交流,还在会上展示了相关的图片和出土文物,引起了与会者们的关注。百闻不如一见,12月8日,记者专程前往毛口踏寻古夜郎的陈迹。
  汽车由六枝向东南行驶40多公里后,一处险要的关巴出现在跟前,路旁的摩崖上留有“岩疆锁钥”四个醒目的大字。同行的副区长聂志权介绍说:“这里叫打铁关,是传说中进出夜郎国的必经之地。”
  站在打铁关上举目向东南方向望去,连绵不断的山峰映人眼帘,据说山峰共有100座,当地百姓称之为九层山。传说夜郎兴起后,国王希望在有100座山峰的地方建都,他见九层山峰峦重叠,云遮雾绕,颇有帝王之业气势,遂站在中央山头上数算山峰,但数来数去也只有99座,却忘了脚下的一座,最后他只得遗憾地将国都建在了牂牁江畔的毛口一带。
  打铁关的西北面是老王山,原名郎山,海拔2227米,绝壁上有一个形似月牙的山洞叫月亮洞,据说洞中埋有某代夜郎王和王妃。为了证实这一传说,前些年有关部门请了多名攀术甚高的消防队员进入未果,最后找了一位当地采药者攀上后放下绳索,使他人爬上。人们发现洞中确有坟墓,还拾到人的遗骸以及白玉桥、陶釜等生活器用。
  沿着弯弯曲曲的公路而下,气温逐渐升高,亚热带河谷地带的甘蔗林—片连着一片。我们在一个小村寨前停下,村民们告诉记者,这里叫掸搁寨,寨子后面现在还保存有夜郎时代的“石婆婆”。这是一块形似女阴的石头,每到重要节日,附近的村民都会到此焚香挠纸、斟酒舀肉以祈保佑。
  毛口坐落于老王山脚,盘江滨,全乡人口近万,主要有汉、布依、苗、彝等民族。乡政府驻地人口有两三千,主要街道也只有数百米长。传说中的毛口远比现在繁华得多。据说夜郎王定都毛口后,为使国运永固,运用五行说命名各大城池,毛口为金城,今天当地布依族仍称毛口为金城,郎仍为木城,水城即今水城,火城为中寨火坑,土城系盘县土城,以金城为中心,各城正好护卫在都城周围。
  与毛口相对,一座村寨掩映在绿萌之中,毛口布依族苗族乡副乡长卢洪虎告诉记者,那是河塘木城村,这里一直流传着月亮河东水西流的传说。一次,夜郎王出巡打猎,见牂牁江边的皖纱女茅妹有倾国倾城之貌,欲纳为嫔妃,茅妹因与陇脚樵夫月亮哥青梅竹马,誓死不从,夜郎王将茅妹押至王宫,并派了奉劝月亮哥放弃茅妹,同时许以高官厚禄,哪知月亮哥偏不信这个邪。夜郎王便对月亮哥说:“若你能在七七四十九天内使陇脚河水倒流,我便允许你俩成婚,否则茅妹就归我所有。”后来月亮哥在上苍的帮助下,获得成功,但因疲惫不堪,向河中捧水解渴时被浪头卷走。茅妹知道后以祭祀月亮哥后与夜郎王成婚为借口,来到一处崖上纵身跳入牂牁江殉情。后人为了纪念这对对爱情坚贞不渝的青年,便将东水西流的陇脚河改名为“月亮河”。
  据介绍,1981年有人在毛口街上挖出一些大方砖,长宽约32厘米,厚8厘米,笨重粗糙。还有人在挖地时捡到青铜手镯、银质针线盒以及青铜剑等,有学者认为它们是夜郎留下的文物。
  在卢洪虎的带领下,我们来到毛口街上南面的田坝中,这里有一座高大的坟墓,当地人称王子坟。传说王子一顿能吃一斗二升米,力大无穷,可提着牯牛到河里洗澡,在一次战斗中被诱杀,葬于此。墓周围以加工过的青石镶砌而成,整座墓直径约30米,高2米有余,且墓上已有了新墓,新墓碑立于清道光十九年(1849年)。一般只有无主旧坟别人才敢在上面垒新坟,由此可知王子坟的时代肯定要远远早于其上新坟的时代。虽然王子坟的具体时代尚待考证,但民间却认为与夜郎有关,甚至有六枝学者认为王子坟的传说与《汉书·西南夷列传》中陈立灭夜郎一段记载如出一辙。
  不可否认,民间口碑传说具有变异性,但有的却能补充许多正史的不足,况且许多正史的资料原本也来源于口碑。当然,如果我们仅根据几则传说就确认夜郎中心在毛口,那是不严谨的。其实,当许多历史学家尚未搜集到这些传说时,他们早已从史料的角度进行了毛口夜郎中心说的探索。
  50年前,有位叫劳干的学者在一篇《象郡牂牁和夜郎的关系》的论文中就提出,夜郎的中心“似乎茅口(即毛口)更适合些”。原省民族研究所副所长,我省已故著名民族史专家田曙岚先生在《关于夜郎国的都邑和族属问题》一文中列举了5条理由后得出结论:“夜郎国都可能在郎岱、茅口一带。其他说法都是不可能的。”在彝文史籍《夜郎史传》中曾说夜郎的一支从黔西北迁到六枝一带。六枝等地流传的另一部彝文资料《夜郎同亭》也说夜郎中心在今毛口等地。真相究竟是否如以上彝文献传说和劳、田二人所言,尚待学术界之公论。

 
发表评论
 

权所有:共青团六枝特区委员会           管理维护:共青团六枝特区委员会办公室             电话:5322337

Email:tequtuanwei@souhu.com             地址:贵州省六盘水市六枝特区武装部三楼            邮编:553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