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团沿河县委
 

 
 

 
 

 
 
  沿河风情 ->正文
 
乌江百里画廊
 
团沿河县委       2009年02月25日

 
乌江百里画廊


 

     乌江从沿河至重庆涪陵,近百里的流域中,以其雄、奇、险、美,好似一幅如诗如画的彩卷飘嵌在崇山峻谷,勾形出奇特的旅游观光圣境。

     从沿河县城坐船顺江而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县城古土司治所,城廓屏列东西江岸,建筑依势高低错落:吊脚楼风情十足,黑巷子农居清幽:红军渡繁忙依旧,防洪堤蔚为壮观:江轮汽笛悠扬,飞艇穿梭不断,偏远待发的土家县府仍想跟进时代的步伐。北城子头的唐代思州遗迹,传递着乌江开发的史话;南沙坨渡新世纪电站选址,企盼着资源优势的转化。黑石峰黄猫警渡,五门滩白浪翻飞;珠峰白雪皑皑,虎脑翠木森森;猫山石丛,叠石成峰,或虎或犬,或鱼或鳖,形神俱得,栩栩如生,稍加整饰,便可获石林大观。

    沿河县城以下,有黎芝峡、银童峡、土坨峡、王坨峡等。离沿河县城,过五门滩,很快就达黎芝峡前。峡口有黎芝滩,府志言:“滩右有黎芝光焉,故名。”“黎芝光”为何物,并无记载。只见右岸飞瀑常挂,峡顶透过枯枝漏下来的几束阳光在水雾中折射,经常出现直经只有几米的五彩光环。江右大块崩石横峙江心,把个水流逼向左侧,惊涛骇浪冲进峡口。此峡江岸壁立,翠峰入云,江水在骈山之门左冲右突,峰回路转。岩壁上雨水冲泻出条条纵横经纬如织如网,扑朔迷离;人工凿打出的古纤道,起伏蜿蜒,纵深延展,把视线带入那粗犷的远古。壁立万仞的山峰云蒸雾蔚,“草帽石”云山独傲,“美峰”峡江传情,“天门石”平生险象,“南天柱”高耸入云, ……奇峰或墨绿、或浓翠、或赤橙,千姿百态、色泽纷呈。还有那飞流泻瀑,时而坠花溅玉,时而散壁如丝,时而汹涌澎湃,时而撞石如琴。伟岸中不少丽色,壮阔中又多险情,游船至此,无不令人唏嘘赞叹,抢拍佳景。

    出黎芝峡,  即到了思渠古镇,古镇上狭窄的场街,踩碎了的石板路,低矮倾斜的吊脚楼,诉说着土家风情的古老。距思渠不远的朱家洞空旷深邃、洞天连接、柱奇石怪、景致万端:石牌山石怪异壁如画、岭如旗,每每夕阳西照,斑驳绚烂;麻阳河林深树古,黑叶猴动物珍稀,现为省级自然保护区。

    离思渠下有三峡,银童峡与张公滩连接,传说明朝逸士张三丰曾在此垂钓,  故名。此峡江面更窄,有壁立挤压之感。江边对峙的高山石壁色彩丰富,赤白相间,其天然图案任人想象。尤其是江流蜿曲,在壁崖间拐来折去,  时有面临绝壁疑无往,船到滩前忽转弯,道地的江流迷宫。土坨峡,山高林翠,水深谷幽。十多里的峡谷,峰奇岭峻,树老藤枯,成片的修竹林带,郁郁葱葱,百鸟争啼,猴群嘻戏,给幽峡带来无限生机。每遇鹿兔逃窜,切不可半船观乐,以免安全有误。王坨峡则时宽时窄,如入葫芦;江也时缓时急,喜怒无常。色泽明亮的石壁也在绿荫中时隐时现,显示出峡谷的无常与神秘。在土坨峡与王坨峡之间,有乌江最早最大的断航滩一一龚滩,因货物的转船之需求,  于是形成了重庆酉阳的龚滩镇。镇上文物古迹较多,也还有明代留下的摩崖“第一关”。当然,讲历史古老,还是沿河县境的洪渡镇,唐宋时期曾在此设置县衙近450年。从镇上发掘的西汉、东汉墓葬和两窑汉砖,说明乌江开发尚早。在离古镇不远的石壁半腰还有“蛮王洞”,曾塑有蛮王孟获站像,并有汉、梵文字古碑:洞外绝壁又有清代书画家孙竹雅所书之擘窠大字“惊涛拍岸”,此摩崖笔锋遒劲,力运千钧,与滚滚乌江浑然一体。更奇者,是附近冈峦,俨然一侧卧睁目巨人头像,人称“蛮王卧彩”,生动形象,呼之欲出。相传蛮王臣服孔明±后,化作山神,守护乌江,守护他的子孙们,并要亲眼看着他们发达发展。

     乌江山峡如诗如画,它不仅有江河的雄壮,波涛汹涌,气,势宏大;更有江峡的险奇,滩陡水急、弯环曲折、奇峰耸峙、异景接踵;还有土家风情浓郁,吊脚楼同江洪争抗,扁背桶与崎峭匹配,浑江豆腐是模糊的统一,哭嫁冲傩是清纯的自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乌江比三峡,峡味更浓,尤其险、幽、奇、秀更甚。著名作家徐迟看过乌江峡谷之后坦言:似乎大三峡、小三峡、阳朔山水,都不如乌江峡谷原生而更近于自然。古朴自然而诗画般的乌江山峡,正逐渐步出深闺。

                                      

 
发表评论
 
版权所有:共产主义青年团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委员会      技术支持: 共青团中央办公厅信息与技术处
E-mail:yhtxw@163.com                            地  址: 贵州省沿河县解放中路县委大楼